國家生豬核心育種場    |    河南省豬偽狂犬病凈化示范場

歡迎訪問“河南省新大牧業股份有限公司”官方網站!

 

聯系我們

 

銷售熱線:0371-86055555
公司地址:鄭州市高新區瑞達路與迎春街交叉口總部企業基地99號樓

詳情關注:

友情鏈接:                          

Copyright ? 2017 河南省新大牧業股份有限公司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

生豬產業鏈       |        聯系我們

聯系我們

 

銷售熱線:0371-86055555
公司地址:鄭州市高新區瑞達路與迎春街交叉口總部企業基地99號樓

分享到:

 

Copyright ? 2017 河南省新大牧業股份有限公司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

公司動態
行業新聞
新大直播間

專家:如何才能真正降低養豬成本 提高飼養效益

【摘要】:
養豬是很現實的“唯物主義”事業,不采取有效的措施,不增加有效的投入就很難有額外的回報。在實際生產中,有效的投入是對事業的投資,投資的目的是追求回報;而無效的投入只能算消耗,消耗不但無益,很多情況下還是有害。

今年以來,豬價一路走低,全國總體趨勢未見明顯上升跡象,同時因為飼料的漲價,加上各種不同來源的負面信息反復喧染,“養豬虧本”的負面氣氛給養豬業主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,很多業主表示已到贏虧的平衡點,有些豬場甚至已出現虧損狀況,在這樣的大環境中,如何“降低成本,減少虧損”無疑成了大多數養豬老板要面對的重大難題。

一、“投入”不是“成本”,只有“產出”才是影響成本的主要因素
就養豬業而言,必須是與生產出的商品掛鉤的“投入”,才能叫作“飼養成本”。因此,生產過程中所花的費用(投入)并不是成本,只是成本構成的要素之一,投入必須與產出(商品)掛鉤才能算出成本,正確的成本表達式應該是:投入 ÷ 產出 = 成本
以母豬為例,我們一般習慣說養一頭母豬一年要多少錢就是多少成本,這其實是個錯誤的觀念定位,因為養母豬的目的是要生產出健康的小豬,小豬才是有價值的產出,以產出為基準才能算出真正有效的成本。
在“投入”不變的情況下,“產出”決定了“成本”。產出多少有價值的商品才是影響“飼養成本”的主要因素。例如,飼養一頭母豬一年大約要花4000元,這并不是成本,而只是為了生產出小豬必須付出的投入。如果這頭母豬一年來沒有發情,或發情后屢配不孕,或受孕后流產、死胎,沒有生產出可售商品-豬苗,則這頭母豬一年來并無產出、更無增值,只能算是白白消耗了4000元的投入,并無成本可言;如果調整飼養管理措施,并借助動物非特異主動免疫調節劑——福源康A,改善豬群的健康狀況,提高母豬的生產性能。這頭母豬同樣時間內生產出25頭小豬,則每頭小豬的飼養成本可降至160元(4000÷25)。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差異,最根本的原因不是豬價不同,而是產出(生產性能)不同,并由此導致飼養成本大不相同。因此,大多數人在豬價高時,很舍得增加投入;豬價低時,能省則省,以為“減少投入”就可“降低成本”的傳統理念需要糾正,把眼光放長遠,瞄準“產出”,采取有效的措施才是“降低飼養成本”的有效途徑。
二、“動態成本”對飼養成本的影響
生產動物產品(如畜禽)的投入與成本之間則是一種較復雜的動態函數關系,其相關系數因時空變化而大不相同,這取決于飼養動物過程中存在一個“維持需要”的“動態成本”,假定動物的健康狀況沒有發生變化,達到相同上市規格的產品,多養一天就要多付出一份“動態成本”。以飼養商品豬為例,達到120公斤上市體重時,如果多養一天,大概需多支付6-8元的飼料成本,如果能采取有效措施把達到120公斤上市體重商品豬的飼養時間從180天降至150天,那么實際上每頭豬的飼養成本降低了180-240元,換言之,在未扣除可能增加那部分投入的情況下,這就是豬場老板每頭豬多賺的利潤。
三、產品質量與飼養效益密切相關
商品的質量與市場價格密切相關。例如,最近一段時間的豬價平均在10.0元/公斤左右,而某老板的豬場每頭豬可多產出120元左右。最主要的原因是豬場采取切實有效的措施,全場長期使用具非特異性免疫調節功能的產品——福源康A,使豬群健康得到根本改善,生產性能大幅提高(PSY超過20頭),且產品質量亦顯著提高,不但商品豬屠宰率及瘦肉率比其它豬場高3-4%個百分點,肉質肉色也與眾不同(健康豬肉應有的特質,而不是刻意改善的結果),豬販子心甘情愿出高價定點收他的豬,毫無疑問,豬販子買好豬也是得益不少。
四、有效的投入,是養豬成敗的關鍵
韦德国际娱乐 養豬是很現實的“唯物主義”事業,不采取有效的措施,不增加有效的投入就很難有額外的回報。在實際生產中,有效的投入是對事業的投資,投資的目的是追求回報;而無效的投入只能算消耗,消耗不但無益,很多情況下還是有害。例如,現在豬病復雜,很多人都感到豬難養,其實在豬身上很多的問題是由于業主濫用疫苗、濫用獸藥導致的嚴重后果。此外,不少業主在豬價低迷時,刻意選用價低質不優的飼料或預混料,或以大量菜籽粕、棉籽粕等代替豆粕,以為可以節省成本、減少損失,其實這很可能是適得其反的做法。因為當投入減少,導致生產性能降低的時候,不但不會降低飼養成本,反而會使成本增加。